永久地址:https://gitee.com/mfeiziyuan/91chigua
邮箱: mfeiziyuan@outlook.com
永久官网: https://91chigua.top

密室凌辱

文学大家
2023-12-30 / 0 评论 / 42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



回到海边的寓所,她梳洗完毕,小睡了一会儿——她向来都很注意睡眠的补充。醒来的时候,时钟才指向下午四点。“离庆功宴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,”黄玫心想,她换上了一件橙黄和红色条纹的小背心,露出洁白的双臂和香肩,形象健康的她平常的打扮不会这么性感清凉,也许是今天心情愉快,估计“狗仔队”们也不至于跟踪到这边,所以穿上了很少曝光的背心。


 


 她为下身配了一条仿牛仔布的蓝色低腰裙,裙子用细细的腰带轻轻系住,前面两幅裙襟相互重叠盖住一部份,这样行走的时候既可使玉腿若隐若现又不必担心容易走光;裙摆的边缘辍了一圈垂穗,增添了裙子飘逸的感觉。然后她一双素足套上橙黄色的沙滩拖鞋,再戴上一顶别着一朵野花的草帽,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美少女的活泼气息。


 


 一直以来她对自己的身材都很有信心,即使是当寻滨城小姐“之前。开上她心爱的法拉利,黄玫一路向海边而去,她打算在海岸边渡过这个下午。


 


 黄玫是模特儿圈内最引人注目的一位,作为身价最高的广告明星的她,同时还是一名出色的舞蹈演员。不论是普通的摄影、场记,还是制作的策划、导演或者投资的制品人,都一致认为她会有一番成绩。不仅因为她的惊世美貌和多才多艺,也不是她“滨城小姐”的身份,更重要的是她严谨的工作态度,平和的性格和守身如玉的为人准则。


 


 被她拒绝的各种示爱的权贵不知几何,无论那帮公子哥儿们怎么花样百出,黄玫总是对他们不冷不热,有时甚至不瞅不睬,更别说言语交欢、投怀送抱了。


 


 这些被各色美女捧惯了的纨绔子弟们一次一次吃了闷棍,却不好发作,一是因为他们都是些有色心无色胆的家伙,二也是因为黄玫的坚强个性让他们不得不退避三舍。因而,在圈中的男性都知道阿May是出了名的“冰美人”,而女艺员们却很喜欢这位红而不娇,恬静秀美的姐妹。


 


 但是,谁也没料到,这个海湾城市里一只狡猾无比的大色狼,已经悄悄的将它奸险淫恶的目光集中在这位历年来最美丽的“滨城小姐”身上……红色法拉利从铁闸后欢快的飞出,沿着海傍一直开去。在它后面的不远处,尾随着一部黑色的水星,乌黑的颜色在明媚的天空下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妖气。水星的车窗都贴上了反光材料,看不到里面的人,只能见到方向盘上,是一双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在操作着,这双手坚定而有力。水星一直在远处紧跟着,黄玫丝毫没有发现。在一个不起眼的岔口,水星拐了个弯,消失在路旁的红树林中。


 


 黄玫已经听到了海涛拍岸的声音,法拉利驶进一条小路,穿过了郁郁葱葱的树林,很快来到了海滩旁边。黄玫将车子停在树林前的一块空地上,下了车,迎着海风在海傍漫步。


 


 她出生在海滨城市,所以特别喜欢湛蓝湛蓝的大海和雪白雪白的浪花。虽然选美后她的工作仿佛永远也做不完,她还是一有空就来到着宁静开阔的海滩上,让自己感受大海的广阔和深厚,以此作为放松的方式。只要面对广阔的海平面,一切的烦恼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得到解脱。


 


 此时此刻,在灿烂的阳光下,黄玫将拖鞋提在手里,晶莹的玉足踩在细腻的沙滩上,留下了一串优美的脚樱清凉而新鲜的海风吹拂在她美丽的脸庞上,轻轻的将她的秀发撩起,轻舞飞扬。她尽情的享受着这空旷的海边,涛声、沙滩、碧海、蓝天,都属于她一个人,她陶醉在这宁静安详的下午,流连忘返,一直沿着海边走了很远很远。直到夕阳渐渐染红了晚霞,她才依依不舍的朝着法拉利停泊的方向走去。


 


 不知何时,消失的黑色水星又再出现在沙滩上,它慢慢的开到法拉利的旁边停下。车门打开,跳下一个穿着黑T恤、戴墨镜的年轻男子,他走到法拉利旁,向四周看了看,将手中的一条钥匙插入法拉利车门的匙孔一拧,车门就打开了,车子里有着一种女孩子才会有的淡淡的玫瑰香味。他将手伸到仪表板下,拆开面板,把里面的五颜六色的电线摆弄了几下,然后再把面板按原样装上。


 


 做完了这一切,他将放在座位旁小巧的手提电话放入口袋里,然后迅速的下车关好车门。他跳上水星,将车子开到树林的阴影里,从车里取出一个双筒望远镜,注视着黄玫远去的方向,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
 


 黄玫走回到法拉利时,天色已是黄昏。她取出车匙打开车门,打算先回家换衣服,然后才去和同事们庆祝。然而当她想发动汽车的时候,却发现一向很稳定的法拉利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。黄玫一连试了好几次,但是仍然不能点上火。她环顾车内,竟然没有看到手提电话。难道忘在家里了?黄玫为自己的疏忽感到懊悔。


 


 在这偏远的海滩边,人迹旱至,离公路还有好一段距离,想到天色将黑,要一个人穿过黝黑的树林,阿May的心里不禁有些害怕。她无可奈何的下了车,向四周看了看,希望能遇到回程的郊游人士。就在她焦急的等待中,一辆黑色的水星面包车竟然意外的从树林里开了出来。黄玫喜出望外,双手挥舞截停了它。


 


 一个上唇留着小胡子、戴一副大墨镜的男人从车里钻了出来,黄玫连忙跑了过去:“先生,我的车坏了,手提电话也没带,能借您的手提电话用一用吗?”


 


 “可以的,小姐。”说罢,男士将他的手提递给黄玫。不知是没电还是信号太弱,黄玫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接上。


 


 “小姐,天快黑了,您一个人留在这里不太安全。这样吧,我用车送你出去吧!”男士显然看出了黄玫的窘境,建议道。“那真是太谢谢您了。”黄玫万分感激,上了水星。


 


 戴墨镜的男子将车开进了树林,天色开始昏暗,树林里更是光线不足,水星打开了聚光灯。“小姐,麻烦您把车窗摇上好吗?”男士礼貌的问道。黄玫连忙侧过身子,将车窗摇上。


 


 就在这时,水星突然来了一个急刹,惯性使黄玫猛的向前一冲,接着一条湿漉漉的白毛巾就被捂在她的脸上。黄玫猝不及防,横躺在座位上,只觉得一阵刺激难闻的气味从毛巾传来,令她感到目眩气短。她想挣脱脸上的毛巾,可是捂着毛巾的手像铁钳一样力气很大,她怎么也掰不开。她又挣扎了几下想用脚蹬开车门,但车门被反锁,她的白皙的双腿一下一下踢在车门上,越来越无力。


 


 拚力抵抗了一会儿,黄玫渐渐感到全身乏力,意识也开始模糊,四肢像灌了铅似的垂了下去。终于,她整个身子软软的倒在了座位上,被迷晕过去了。


 


 旁边的男人一直紧紧捂着黄玫的脸,直到确认黄玫的确被迷晕了,才将手中的浸泡了麻药的毛巾拿开。他扯去嘴上的小胡子,将墨镜取下,露出一张微笑着的面孔——他就是色魔米健!水星很快重新发动,穿过树林后驶上了公路,向着半山的方向急弛而去。


 


 水星高速的在公路上行驶,很快就到了一座两层别墅前,电动铁闸“呀呀”的打开,水星一下就窜了进去。米健把车一直开到车库里,然后把铁闸和车库门关好,这才回到车上把黄玫抱下来。车库旁有一个小门,米健从那儿进去,走下几级石阶来到了阴暗的地下密室。米健推开地下室的门,打开房间里的灯,柔和的光线立即照亮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。


 


 这是一间约30平方的密室,里面的陈设很简单却很特别:一部摄像枪连着的大屏幕电视,几根黑漆钢管,一张黑色的塌塌米,塌塌米四周的钢管上都连着一条条长长的黑色皮带扣。米健将黄玫放到了塌塌米上,拉过两根皮带扣把黄玫的双手手腕扣好。


 


 做好这一切,他仔细地端详起他的猎物来:苗条匀称的身材、清秀脱俗的面容、白皙温润的肌肤、修长柔美的手指、如云如瀑的秀发,这熟悉的一切都激起他今天的高亢的兽欲。于是他除去了双手的黑手套,两只粗糙而多毛的大手十指贲张,向着婀娜娇美的黄玫伸去。淫魔的手开始抚摸黄玫的身体,并沿着她诱人的曲线放肆的游走起来,他已经准备好品尝他的猎物了。


 


 麻醉药的作用还没过,美丽的滨城小姐仍然陷于昏迷之中,她的身体歪扭着躺在黑色的塌塌米上,像沉默的羔羊任人宰割。因为在车上挣扎过的缘故,黄玫身上的衣物显得有点儿凌乱。头上的草帽已经被弃置在车上,橘黄色的沙滩拖鞋也被脱掉了一只,背心和裙子都有被揉扯的痕迹。


 


 米健将剩下的左足沙滩拖鞋脱下,远远丢开,亲吻起黄玫的足趾来。黄玫雪玉一般的柔足晶莹而温润,细心的呵护使她一双雪足肌肤细嫩洁白,十个脚趾线条秀美动人,一片片趾甲上涂上了粉红色的甲油。米健紧握着她的双踝,用嘴唇和舌头舔食她的脚趾、足底和足背,握在手中的仿佛是温润的美玉,而不是凡人的双足,米健只觉得舌下芳香甜美,几乎真的啮咬起来。


 


 双手慢慢的向上进发,滑过象牙雕刻一样的小腿、膝盖、大腿,黄玫的裙子也慢慢的向上卷起,裸露的身体部份越来越多。米健简直被这绝美无双的女体迷住了:这真是从未见过的漂亮大腿,苗条匀称,而手感温暖柔软,肌肤雪白的几乎透明,柔和的光泽使房间里散发着青春动人的气息,用“吹弹得破”来形容一点儿也不过份。


 


 米健解开了黄玫裙子的铜纽扣,将两幅前襟尽量的往旁边拨开以暴露更多的身躯,盯着几乎完全袒露的双腿,他的双眼快要喷火了。米健轻抚黄玫莹白的手臂、浑圆的肩头,头靠在她柔软挺拔的胸前,品味着那种玫瑰花般的馥郁体香。


 


 眼前黄玫沉睡的样子,令米健的思绪回到了一年前,茫茫大海上豪华游艇里发生的让他终生不会忘记的一幕幕销魂情景……这是一年前的夏天,米健的富豪金刚酒店为了扩大影响制作了几辑精美的广告,挑选广告女主角时,米健一下子在照片中看中了黄玫——当时的黄玫刚刚报名参加“滨城小姐”的竞选并顺利通过了初赛。她的美丽容貌,迷人身段和青春活泼,像磁石一样紧紧抓住了米公子的心。


0

评论

博主关闭了所有页面的评论
+性道入口+ | 茶颜导航 | 福克斯导航 | 农夫导航